<dl id="368vv"></dl>

      <div id="368vv"></div>
      <sup id="368vv"></sup>
      <dl id="368vv"><menu id="368vv"></menu></dl>

        <sup id="368vv"></sup>

          地球流浪的那一年
          2019-02-21 21:18

          地球流浪的那一年


          1999年7月26日,《科幻世界》在“科幻大本营”成都举办了为期一周的笔会。参加这次笔会的,除了新老作者和杂志社员工,还有两名专程从?#26412;?#36214;来采访的中央台记者。


          他们此行的重要起因,就是这个月初全国高考作文题目?#37117;?#22914;记忆可以移植》与?#35760;?#19968;周发行的《科幻世界》第7期“撞车”。


          该期卷首刊登的是主编阿来的文章,讲述记忆移植实现人类长生不老的梦想,而“?#31185;?#19968;星”栏目里王麟的《心歌魅影》,也是一篇以记忆移植为题材的科幻小说。押中高考题的消息石破天惊,立马引发了全国舆论的关注和热议,?#39029;?#20204;也破例允许孩子看“不务正业”的科幻小说。


          这次谁都没有想到的“碰瓷?#20445;?#21364;并非笔会上的重头戏。阿来请来了两名文艺界的朋友——《小说选刊》资深编辑冯敏和四川外语学?#33322;?#25480;蓝仁哲给科幻作家们上课。


          前者是主流文学届的从业代表,后者则是著名翻译家,译有大名鼎鼎的福?#22235;傘?#20843;月之光》和索尔贝娄《雨王安德森》,后来还担任了“世界科幻大师?#20801;欏?#30340;顾问。


          上课的目的是为了补课。以主流文学界的标准作为尺度,即使是当时最会讲故事的科幻作者,其创作能力也?#36824;?#26159;三流水平。冯敏重点介绍了国内主流文学的现状,强调科幻小说应该借鉴和学习主流文学的写作技法,在文学和科学幻想上取得某种平衡。


          参加笔会的十几名科幻作者深受触动,科幻文学姓“科”还是姓“文?#20445;?#36825;个尘封已久的老问题又开始寻觅起了新答案。会上开第一炮的,是刚在《科幻世界》第6期发表了处女作的新作者——刘慈欣。他坚定认为,科幻文学总有固有的风格和特点,那个“科”字,就是它与其他文学?#38382;?#21306;别开来的东西。


          但在见识到主流文学的深度与繁荣之后,他转变了自己的态度,准备修改自己带来的好几篇小说,并抱怨编辑们把他写的差的都先发表了。这些作品包括——《鲸歌》《微观尽头》《时间移民》和《流浪地球》。




          99笔会后来被称为中国科幻文学的“遵义会议”。


          党史上的遵义会议,是生死攸关的重大转折,为红军确立了新的作战思想和领导班子。99笔会虽然算不上绝境求生,但也为科幻文学注入了新的生机活力,推动了作者队伍薪火相传。


          当时科学文学创作者里最大牌的,是王晋康。


          王晋?#25285;?#29983;于1948年,九十年代中国科幻文学代表人物


          王晋康是老三届西安交大的毕业生,分配到南阳油田石油机?#20826;?#24037;作,是大吨位特种车辆的设计者。他科幻之路的开端颇具传奇色彩,当时他的儿子每晚睡觉都要听故事,讲完书上的内容,老王只能自己编。儿子经常说他编的没有书上好,然而有一天,儿子在他讲完故事后问是否是自己编的,因为感觉?#20161;?#19978;好。难得有儿子的鼓励,老王就把这个故事写下来寄给了《科幻世界》。


          这篇名为《亚当回归》的小说,讲述的是星?#20107;?#34892;归来的宇航员王亚当,发现地球上大脑中植入?#35828;?#33041;芯片的新智人成为人类主体。他与新智人之?#25913;?#31185;学家钱人杰坚决抵抗大脑改造,但最终发现唯有借助植入电脑芯片获得更高智能,才有可能?#19994;?#25512;翻新智人统治的途径。食用禁果之后的亚当,?#20801;?#21435;的自然人时代发出了悲情?#23601;鎩?/p>


          《亚当回归》一经发表,就获得?#35828;?#24180;“科幻文艺奖”(“银河奖”前身)一等奖。没人想过,这篇带有强烈偶然性的作品,不仅改变了作者后来的生命轨迹,也改变了中国科幻的面貌。《中国石油报》曾有一篇新闻,题为《十龄童无意间“?#30772;取备?#20146;,老爸?#24535;?#25104;了科幻“新星”》,道出了王晋康如何在儿子“?#30772;取毕?#31216;为科幻作家的有趣过程。


          2012年王晋康的《夏娲回归》,写一位反科学主义的科学家妄图消灭科学、回归自然,最后却?#20161;?#22971;子用高科?#21363;?#28779;机开辟了文明时代,成为人类的女?#20801;?#31062;


          王晋康发表第一篇作品已经45岁,正值中国科幻发展的至暗时刻。改革开放以来,科幻文学虽然重获新生,但却在1983年“清除精神污?#23613;?#36816;动中遭受重创,批判者提出了一个让人无法反驳的论证公式——不科学=伪科学,伪科学=?#27425;?#29289;论,?#27425;?#29289;论=反马列,反马列=反party,因此,不那么科学的中国科幻就成了反party的代表。


          在这场科幻文学大扫荡中,《小灵通漫游未来》作者?#38431;?#28872;受批判不再写科幻,?#26007;上?#20154;马座》作者郑文光一气之下中风?#34987;荊?#29642;瑚岛上的死光》作者、四川大学教授童恩正出国讲学,一下子折损几员大将。当时的社会环境,一方面是年轻的作者?#24418;?#25104;长,一方面是气功热?#26085;?#30340;“伪科学”开始兴盛,80年代的中国科幻逐渐步入?#32479;薄?/p>


          △1968年?#38431;?#28872;《小灵通漫游未来》中,手机、人工智能、电子眼等不少幻想已经成真


          △郑文光被誉为“新中国科幻之父?#20445;?#26412;书是里程碑意义的作品


          △童恩正1968年写作的《珊瑚岛上的死光》是中国科幻重文学流派的代表,1980年?#32435;?#30340;同名电影是中国第一部科幻电影


          据王晋康回忆,他第一次与《科幻世界》副主编谭楷见面,在电梯里碰到了主管部门四川科协的领导,谭马上向领导?#21150;?#32768;”介绍,这是一位很有潜力的新作者,高级工程师,文学修养很高的。这?#20843;溆新?#29916;的嫌疑,但其实更能说明老王“出道”时,科幻文学稿源的枯竭和作者队伍是如何青黄不接。


          曾经有一位读者评价,王晋康对中国科幻的?#27605;?#38750;常大,难以想象缺少王晋康的《科幻世界》会发展成什么样。我们今天也难以想象,缺少王晋康的九十年代,科幻文学会发展成什么样。


          作为一名有一定社会阅历、科学知识和文学功底的中年人,老王很快就成了《科幻世界》的主力作者,此后连续6年夺魁,获得“银河奖”特等奖、一等奖,包括1993年的《亚当回归》,1994年的 《天火》,1995年的《生命之歌》,1996年的 《西奈噩梦》,1997年的《七重外壳》和1998年的《豹》。


          老王的作品,多聚焦于科?#32423;?#20154;性的异化?#30830;?#38754;,由此展开对科学的深刻?#27492;加?#25209;?#23567;?#20182;善于追踪较为前沿的生物学发现,但也?#24187;?#34987;人诟病过多的?#26434;?#20262;理描写,有流于地摊文学之嫌。中年作?#39029;?#35265;的民族情结,让他笔下任何一个外国人都会说一句“中国有句谚语blabla?#20445;?#20110;是全世界都说起了中国话,一秒让人出戏。


          △《七重外壳》早于《盗梦空间》,是关于梦境与真实的故事;《生命之歌》则被外界评价为老王最好的作品


          1999年,为了鼓励新人,王晋康主动向“银河奖?#36924;?#22996;会提出不再参加评奖,进入休整期。事实上,仅仅一年后,他就在读者和编辑的?#20843;?#37325;压力?#27605;?#37325;返大众视野。 


          2018年11月26日,第 29 届银河奖颁奖典礼上,老王第 19 次捧起了银河奖?#21271;?#21019;下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纪录。



          如果说九十年代的中国科幻,王晋康是半壁江山,那么另一半则是群星?#28872;?#20016;富多彩。


          “科幻公主”?#38498;?#34425;在1999年3月号《科幻世界》发表了《伊俄卡斯达》,伊俄卡斯达(Jocasta)是古希腊悲剧《俄?#31227;?#26031;王》中与俄?#31227;?#26031;乱伦的母亲,在?#38498;?#34425;这篇小说里,女科学家梅拉妮在大西洋底?#19994;?#22833;落的城市亚特兰蒂斯,遇见一位躺在水晶棺里的完美男子,通过克隆的方式孕育了一个新的他。几年后,主人公与其没有血缘关系的母亲相遇并产生了一系列悲情故事。小说充分体现了克隆技术带来的伦理混乱?#25237;?#20154;类个体精神世界的影响,在本年度“银河奖”投票中拔得头筹,赵也成为首位坐上头把交椅的女性作者。



          △?#38498;?#34425;毕业于浙大英文?#25285;?#22240;在97世界科幻大会上担任翻译而开始科幻创作


          《九州》“七天神”之一的“大角”潘海天,自登上科幻舞台就出?#26893;环玻?999年发表的《黑暗中归来》的时候,已经有前一年获“银河奖”的?#39039;仁?#20256;说》傍身。前者的主角是一群背负着传?#22995;?#20010;人类文明使命的少年,隐隐约?#23478;?#32463;有了异次元世界的人物设定。后者则是早期穿越和架空,借用?#30334;仁?#36896;人”的故事,人偶来到了大周时代,与倾世王妃上演了恩怨传说。不知道这位清华建筑系的毕业生是否想到,多年后他会有一个?#27605;?#23398;妹,毕业后做了游戏主播,同样建立起一个以大周时代?#23576;?#30340;粉丝群体。



          △潘海天(?#21494;?#19982;江南(左一)、今何在(左二)等共同创办东方奇幻世界九州,又分道扬镳。著?#23567;?#20061;州·铁浮图》《白雀神龟》《死者?#22266;浮?#31561;


          年初2月号《科幻世界》刊登了星河的《潮啸如枪》,内容是一个有关全球洪水的灾难片故事,除了?#21019;?#20102;牛顿第二定律,一切都中规中矩。星河因为选修了吴岩的科幻文学课程而走上了创作道路,也因为对文学的爱好应聘到?#26412;?#20316;协,成为中国大陆仅有的几位专业科幻作家之一。1996年发表的《决斗在网络》,让星河有了中国赛博朋克作家的名声。星河曾获国家?#25300;?#20010;一工程”奖、冰心奖、银河奖等多种奖励,两部长篇小说都由少儿出版社出版,科幻文学养活不了人,没有这些奖励是无法想象的。


          △星河的创作被吴?#39029;?#20026;“青春期心理科幻?#20445;?#26377;人说星河就等于《决斗在网络》


          新华社记者韩松,白天做报道,晚上搞创作,强调科幻要向政治靠拢,?#20174;?#26102;代情绪。这一年,他正在写一本名为《2066年之西?#26032;?#35760;》(又名《火星?#25214;?#32654;国》)的神奇小说。故事内容是围棋神童唐龙在未来的美国漫游,看到了衰败的米帝和强大的中国。书名好像模仿埃德加·斯诺大作《红星?#25214;?#20013;国》,内容好像类似铁血网文,版权似乎更应该拿去拍《战狼3》。其实韩松这部小说除了晦涩、反讽与荒诞,更重要的是预测了两年后“9·11”纽约世贸中心被撞的熊熊大火。



          △韩松现任新华社对外部副主任兼中央新闻采访中心副主任,可能是中国级别最高的科幻作家


          前?#26412;?#24037;业大学青年教师柳文扬,已经为了爱情辞职来到成都,时常到编辑部晃悠,看望自己的爱人,同时交付不好推脱的人情稿。当时《科幻世界》有个栏目叫封面故事,因为要求高,经常临近下厂印刷还没有合适的稿件。这个时候,柳文扬作为编辑部“女婿”和“?#28982;?#38431;员”的作用就会充分?#20801;境?#26469;。他?#39038;记傘?#20889;?#27599;歟?#36923;辑严密、错别字少,仅1999年就发表了6篇小说,上半年几乎月月一篇,无愧为文字劳模。


          罹?#23492;?#30244;而英年早逝的才子柳文扬(1970—2007)


          “神龙见首不见?#30149;?#30340;何宏伟在沉寂两年后选择回归,拿出了个人风格极其强烈的《异域》(发表于本年度《科幻世界》第8期)。这一年,他启用了现在大众更为熟知的笔名——“何夕”。这个名字的立意来自大诗人杜甫名作?#23545;?#21355;八处士》“今夕复何夕,共?#35828;浦?#20809;?#20445;?#19981;仅因为他本名姓何,同时顺带抒发面对时间的永恒之惑。当然,小说在发表的时候,为了配合作家本人的?#26696;?#20986;?#20445;?#32626;名还是被编辑改回了“何宏伟”。



          △何宏伟的小说主角多为“何夕?#20445;?#21478;一位类似人物是刘慈欣笔下无处不在的物理学家”丁仪“


          笔会期间的7月30日,西南书城举行了“当代中国原创科幻小说?#20801;欏?#31614;名售书活动,参加活动的五位作者,分别是?#38498;?#34425;、星河、柳文扬、凌晨、刘维佳,着实风光了一?#36873;?#36825;里面,凌晨是女性作者,在首都师范大学的物理教育专业毕业后做了7年的物理老师,之后全职进行文学创作,?#20004;?#20173;活跃在创作一线。刘维佳没上过大学,草根色?#24335;?#37325;,当时?#24418;?#36827;入《科幻世界》编辑部,他之前的《高塔下的小镇》和之后的《来看天堂》,都是国内“?#27425;?#25176;邦”类型小说的佼佼者。


          △当代中国原创科幻小说?#20801;欏院?#34425;《桦树的眼睛》、刘维?#36873;?#26102;空捕手》、周宇坤《死亡飘移》、柳文扬《闪光的生命》、凌晨《天隼》、星河《决斗在网络》


          以上,基本就是1999年中国科幻作者队伍的群相。



          刘慈欣参加笔会时,还在山西娘子关发电厂计算机室工作。


          △刘慈欣,生于1963年,新世纪中国科幻文学最重要的作家,深受硬科幻泰斗阿瑟·克拉克影响


          22岁从华北水利水电大学毕业后,分配到地处偏僻的发电厂,下班后惟一的娱乐活动就是打麻将。刘慈?#26469;?#29260;输多赢少,在一次牌局中输掉一个月工资后,他开始远离这?#26893;?#21010;算的“娱乐”活动,把业余时间用到读书和创作上(1995年老王写《生命之歌》,也是隔壁同事牌局正酣)


          ?#38431;?#23449;坍缩》和《微观尽头》是刘慈欣参加工作之初的两篇试水之作,语?#26434;行?#29983;涩,描写也较?#26893;冢?#20294;已孕育了他后来创作的小说所具有的气魄大、悬念足的风格。短篇小说写得?#36824;?#30270;,刘慈欣就开始了长篇创作,他先后完成了《中国2185》和《超新星纪元》两部长篇小说。


          △《超新星纪元》自初稿到出版历经14年,作者倾注了额外的付出与偏爱,但市场反响不及预期


          《中国2185》?#20174;?985年,成于1989年。时间和内容都相当敏感:2185年,C国(你懂的)已经成为一个“老年国?#20445;?00岁以下人口仅占总人口的15%,统治C国的女性最高执政官年仅29岁。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,一个年轻人潜入广场上的纪念堂,将伟大领袖的大?#26434;?#35745;算机模拟再生,成为存在于虚拟空间中的一个思想实体……而另一个普通人的头脑,却在重生后发动叛乱,疯狂复制自己,在网络中建立了华夏国。最后,执政官不得不以一次全国断电结束这场混乱。


          现在来看,这本书完成度不高,而且题材与?#38431;?#28872;在香港出版的《毛泽东重返人间》“撞车?#20445;?#25353;照刘慈欣的脾气基本永远失去了出版的可能性。1991年创作的《超新星纪元》则不同,其内容幻想了一个由孩子掌控的世界,刘慈欣写完后第一时间寄给了《科幻世界》掌门?#25628;?#28487;,杨潇很快回了一封长信,对他赞赏有加,并要他寄一些适合杂志发表的短篇小说来。尽管当时未能出版,但十多年后历经多次修改(糅合部分《中国2185》内容并弱化政治色彩),最终由作?#39029;?#29256;社出版面世。


          1999年,《科幻世界》“奇想”和科幻?#36291;憷植?#20004;个栏目都发了“硬科幻征文”的告示,刘慈欣从自己的作品中遴选了5篇投稿,全用计算机打印,落款是?#20013;?#30340;“山西娘子关热电厂 刘慈欣”。杂志社的姚海军、唐风和?#24605;?#21018;在互不知情的情况下,同时挖掘出他的两篇来稿,建议发表。1999年6月,刘慈欣在《科幻世界》杂志社发表了他的处女作《鲸歌》,同期刊登的还?#23567;?#24494;观尽头》,?#38431;?#23449;坍缩》则是发表在第7期上。


          唐风回忆刘慈欣5篇小说像集束炸弹,打印纸上是淡蓝底色,读起来非常养眼。时任编辑部主任田子镒,此前在纯文学刊物当了15年编辑,他印象中刘慈欣最初的稿子大多只有两千多字,然而写的是宇宙、玄幻和一般人没有见过的事物。他的准稿意见是"描写恢弘"。主编阿来还在编辑会上推荐了刘慈欣的小说。


          参加笔会是他第一次同中国的科幻同行见面。在他的心目中,科幻作家们都是科幻小说中描述的那种俊男靓女。因此,当他风尘?#25512;?#36214;到四川省科协?#20889;?#25152;门厅时,看到有一对长得非常漂亮、非常迷人的青年男女,?#36335;?#26159;从神话中下来的人物,他立刻断定他们是来开会的科幻作者,于是凑过去问:“你们是不是来开笔会的?#20426;?#20182;们冲着刘慈欣笑笑:“不是。”


          直?#38477;?#20108;天早晨,笔会的作者和编辑部的人才陆续出现在?#20889;?#25152;大厅里,刘慈欣也终于发现他们不是从神话里走出来的,显然也和他一样是食人间烟火的凡夫俗子。他明白了只有神话之外的人才能?#19995;?#31070;话,昨晚见到的那两个俊美的少男少女是写不出神话或科幻的,就像一个人不能提着自己的头发升空。失望之余,倒也有了一种?#19994;?#32452;织的亲切?#23567;?#30452;到今天,虽然当年参加笔会的一些作者的形象都模糊了,那对深夜中遇到的少男少女却还在他的记忆中栩栩如生,几乎成了科幻化身。


          《流浪地球》发表于2000年第7期《科幻世界》,当年封面的设计美学不堪回首


          刘慈欣在这次笔会上带去的作品,就包括《流浪地球》。这篇小说最初篇幅只有发表时的一半长,后?#20174;?#32534;辑的要求加长了一?#19969;?#29579;晋康在笔会上看到该文,认为至少应该有三十万?#26893;?#22815;,然而1999年的大环境是没有机会发表长篇的。 


          刘慈欣在与同行们交流时坦言,自己更?#19981;队?#31185;幻。他坚定认为,科学之美和技术之美,构成了科幻小说的美学基础。离开了这个基础,科幻小说很难展现出自己独特的美。在《流浪地球》中,刘慈欣是百分之百的飞船派,因为地球运动产生的重力,完全可以通过飞船旋转来模拟实现。


          他因公外出,第一次坐飞机,从万米高空俯瞰大地时,仍然一点儿都觉察不出地球的曲率,行星的表面仍然是一个无际的水平面,?#24179;?#36825;样的世界简直是痴人说梦!差一点就因为这个念头而?#29260;?#20889;完这篇小说。


          刘慈欣回忆,当时没有经验,小说里竟把地球发动机的具体参数全部详细列出,详细到可以很?#22870;?#22320;计算出地球得到的加速度。计算的结果是:发动机只能给地球0.0000……非常小的加速度,别说航行,改变轨道都不可能。


          但从文学角度看,这篇作品的美学核心是科幻所独有的“宏细节?#20445;?#21363;通过细节描写展现宇观尺度的历史事件与文明进程。推动地球在宇宙中流浪这样一个意象,其科幻?#26639;性对?#36229;过飞船?#27833;觥?nbsp;


          《流浪地球》就是这样一篇科幻与文学平衡的结晶。它将在修改后于第二年发表,中国科幻少有的末世景象与宏大场景引发了前所未有的巨大轰动,成为20世纪初中国科幻和刘慈欣早期创作的难以跨越的名篇佳作。


          △《带上她的眼睛》赢得当年“银河奖”第一名,并于2017年入选人教版初一语文课本


          1999年底,刘慈欣很快拿出了短篇小说《带上她的眼睛》,电工(粉丝对刘慈欣的戏称)明显接受了编辑部的意见,小说不能脱离人物情?#23567;?#31185;幻小说里除了故事内容和技术细节,还是要涉及有矛盾的人物、人物之间矛盾的解决。


          故事讲的是,人类一次地球内?#21051;讲?#21457;生事故,一个年轻的女航天员被困在地层飞船“落日六号”中,渐渐向地心方向下沉,将在封闭的地心度过余生。一个年轻的航天工程师,通过传感眼?#31561;?#22899;孩最后一次看到美丽的世界,一个没有日出的细雨蒙蒙的草原早晨。这篇小说让香港诗人廖伟棠在地铁上热泪盈眶。


          此后八年,?#26029;?#26449;教师》《朝闻道》《全频道阻塞干扰》《镜子》《?#38590;?#20154;类》《球?#29943;?#30005;》……他的科幻作品一篇接一篇、一部接一部,连续获得银河奖。中国科幻史上最为辉煌的“刘慈欣时代”已经开始了。



          1999年,全中国都在眺望即将到来的21世纪,焦虑与希望并存——千年虫的威?#30149;?#21335;联盟使馆被炸的屈辱、建国五十周年大阅兵的?#38498;?#20197;及中国加入WTO谈判的惊心动魄,一切宏大的叙事都正在兵荒马?#19968;?#32773;烟消云散,街头巷尾仍然响?#26874;判?#38662;锋《谢?#33618;?#30340;爱1999》和朴树《我去2000年》。


          这一年,《科幻世界》因为高考作文事件而声名远扬,即将进入历史上最为昌盛的巅峰时期,发行量逐年上涨,最终达到空前绝后的40万册。


          这一年,主编阿来多次遭遇退稿的长篇小说《尘埃落定》已经出版,他将借此获得第五届茅盾文学奖,成为为数不多在通俗文学工作的纯文学作家。


          这一年,一份名为《科幻世界画刊·惊奇档案》的刊物正在悄?#24187;?#33469;,它是中国奇幻文学的源头与滥觞,柳文扬的才华注定要在《惊奇档案》上大放异彩,为他短暂的一生镌刻下闪亮的符号。


          这一年,中国科幻浴火重生,新生代“三剑客”都还在小城里兜兜转转,刘慈欣在山西阳泉,王晋康在河南南阳,何夕在四川自贡,他们迄今为止最为知名的作品?#24230;?#20307;》《水星播种》?#35835;?#36947;众生?#39134;形?#20986;世,?#40635;?#24070;、张冉、江波、宝树、飞氚、夏笳等新一代作者还没登上舞台。


          如果从1902年梁启超肇始之作《新中国未来记》算起,中国科幻文学已经走过近一百年的历程。历史已经证明,科幻小说的兴盛,更多?#20174;?#20102;国家科技实力的发展与变迁。用资深?#33455;?#32773;、?#26412;?#24072;范大学吴岩的话说,科幻代表了科技时代想象力的发展方向,科幻可以让人获得?#26434;桑?#36825;是人之所以为人的一种可贵?#38750;?/strong>。


          柳文扬的墓志铭来自他自己的小说《闪光的生命》——“一百年真的很长吗?#20426;?#25110;许一百年后的?#33455;?#32773;看来,1999年所拉开的,正是一个黄金时代的序章。

         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虎嗅立场。未经允许不得转载,授权事宜请联系[email protected]

         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,都在虎嗅APP

          赞赏
         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

          支持一下 ??修改

          确定
          赞赏文章的?#27809;? class=1人赞赏

         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...

          回顶部
          收藏
          评论7
          点赞18
          香港六合彩108期
          <dl id="368vv"></dl>

              <div id="368vv"></div>
              <sup id="368vv"></sup>
              <dl id="368vv"><menu id="368vv"></menu></dl>

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368vv"></sup>

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368vv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368vv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368vv"></s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368vv"><menu id="368vv"></menu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368vv"></su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重魔力投注 刀塔自走棋怎么玩就怎么玩 星光之吻免费试玩 三分彩怎么玩稳中 排列3走势图 中秋佳节桂花香 将相夫人三八妇 上海时时乐开奖时间表 欢乐球吃球外挂 热火vs猛龙 阿瓦隆怎么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