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"368vv"></dl>

      <div id="368vv"></div>
      <sup id="368vv"></sup>
      <dl id="368vv"><menu id="368vv"></menu></dl>

        <sup id="368vv"></sup>

          • ?#34892;?#36190;赏!给好友秀一下吧

            内容棒,扫码分享给好友

          • 评论
          • 收藏
          • 点赞
            点赞

          我身边的朋友,从没拿到过Carry

          我身边的朋友,从没拿到过Carry

         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偏见实验室(ID:ThePrejudice),作者:周玉梅


          我们每个人都在奋力?#20998;?#20307;面而有尊严的生活。


          2014年,名校毕业的投资人K先生为了过上体面和有尊严的生活进入了VC行业,五年后的今天,他说了一句话:我每天跟几千万甚至上亿元钱打交道,但自己没有钱。




          “站在十字?#25151;?#19978;,我该何去何从。”


          夜幕四合,?#26412;?#30340;街道依旧喧嚣而热闹。K先生独自一人走进了一?#20381;?#38754;馆,他要了一份拉面。这次北上,他原计划要约几个朋友吃个饭。但最后,追着要和他一起共进晚餐的人,一个也没见。


          他需要更多时间独自思考未来。此刻,他像一个站在十字?#25151;?#19978;的旅人,走向哪里,还没想明白。


          2018年,VC行业遭遇严寒,他在一?#19968;?#37329;公司做了五年多,面临一个问题,跳槽还是留下?


          留下的问题包括未必能晋升、老板与自己可能存在的微妙关系、机构里年轻面孔带来的压力等等,当然更重要的还是钱。


          如果跳槽,现在的市场环境,各?#19968;?#37329;都囊中羞涩,换了东家,未必能有出手的机会。再者,一旦离职,自己投资的项目怎么办?将来爆发了怎么办? 


          K先生没有钱,他甚至觉得,一名年轻投资人去做投资这件事特别傻,?#30333;?#25237;资的获利非常远期,你很努力,但你努力得到的反馈时间特别长,就像有人给你画了一张饼,但不能充饥。”


          他拿二级市场炒股票的基金经理举例,他们的激励反馈特别迅速,一年一次。“如果你在行?#30340;?#36305;赢了前5%,你帮公司赚到1亿元,你的团队就能很快分到钱,你会觉得你做的事跟你的收入切实相关。”


          但在一级市场,年轻投资人自己投资的项目非常少,而Carry这件事,“我在行?#30340;?#23601;没听说谁拿到过,甚至有的机构明面上直言没有这种激励收入。”


          投资人付出的努力和收获并不成正比。


          “我们做一个项目,花很多钱和精力,早期项目更是如此。花时间帮?#35789;?#20154;想办法,多数时候,我们跟?#35789;?#20154;关系很好,推进项目时,内部?#20048;狄不?#32473;打八折,但实际上,个人根本拿不到什么好处。”


          去年,K先生明显感到基金风格收紧,老大对项目要求越来越高。“现在的问题是,不是自己不愿意提升,而是自己提升的速度跟老板标准的提升要求不匹配。”


          2018年行业出现洗牌,很多人离开了圈?#21360;?strong>K先生觉得,VC行业存在泡沫,一级市场并不需要那么多人,未来,90%的机构要死去,90%的从业者会消失。


          当初为什么会进风投行?#30340;兀?/p>




          “在?#26412;?#26377;尊?#31995;?#27963;下去。”


          2011年,K先生进了国企,但国企的工资无法养活自己。另一个让他绝望的事实是,在国企的日子,可以一眼看到自己的将来,他无法接受,因为“我是名校毕业的。” 


          “我要在?#26412;?#26377;尊?#31995;?#27963;下去。有尊?#31995;?#27963;下去,这是一个虚无缥缈的定义,每个人都可以活得很有尊严,至少在那个时间点上,?#26412;?#36825;个城市是用钱衡量的。”


          K先生想赚钱,2014年的VC行业,是他实?#32456;?#20010;目标的途径。


          当时,在双创浪潮下,各种基金雨后?#26680;?#33324;涌现,K先生前脚投简历,后脚面试,第一次就顺利进入了一家VC机构,一做就是五年多。


          K先生承认,自己最初投的项目,很多都没成功,有时代原因,也有自己不懂的原因。


          “5年多的投资工作,你最快乐的事情是什么呢?”我向他抛出了这样一个问题。


          他的目光望向咖啡馆的玻璃窗,大约一分钟后,他说:?#23433;?#26159;很?#27809;?#31572;,从时间上,我觉得自己是在成长,但这种成长并不快乐。至少没有一件事能用‘最’形容。”


          随后,他说了一句话,“在VC行业中,踏踏实实工作拿工资的人都是屌丝,都是像我这样的屌丝。在行业中有一个不好的现象,能搞事情的人都是有钱人,凡是赚钱的人,基本上都是能搞事情的人,有些人一边做投资,一边接点FA的?#20132;睿?#26377;些人投了项目后,自己也占点‘黑股’,甚至有些大佬也这么做。” 


          K先生觉得自己不适合做FA,“我不适合做拉皮条的事。”


          K先生认为做投?#23460;?#38656;要耐心,“我对自己有尊?#31995;?#27963;着这件事的规划是35岁到40岁,如果我今年是33岁或者34岁,如果还这么屌丝,我会去做FA。”


          行业下行,他有些焦?#20445;?1年的北漂生活,K先生没能在?#26412;?#20080;房买车,他承认自己和家人都有强烈的不安全?#23567;?/p>


          他举例说:“你坐在办公室里想着今天会不会被裁掉,这?#23616;?#19978;是来自财富的焦虑,家庭的房贷等等。你能明显感觉到自己就在这里定住了。二十年前下海,只要愿意做就有机会;十年前炒房,大妈都能富;十几年前可以做互联网,但现在你做什么呢?大家都不知道。有时候明显感觉自己有一点钱了,但也很穷,尤其你买了房子,你会担心,你今天能赚到这些钱,明天能不能继续赚到这些钱呢?”


          K先生把年轻人焦虑的来源归结为阶级流动空间变窄了,“上升通道越来越窄,有钱人越有钱。”他看到VC机构投资了很多项目,看着创业者财富自由,“越看到这些,越觉得这件事自己做不了。”


          现在,K先生已经在二线城?#26032;?#25151;结婚。表面上看,K先生在?#26412;?#36825;几年活得是挺有尊严,“但没什么卵用,在遇到结婚买房子时,还是很现实。”


          “如今,我虽然在二线城?#26032;?#25151;结婚,但我离不开一线城?#26657;?#22240;为工作机会在这里。尤其做投资行业,40%到50%的机会依然在?#26412;?#36825;就是我们的尴尬。”


          如何消除焦虑和不安全感?“也许是那飘在天上的财富自由概念。”




          “没想过要离开投资圈。”他不知道离开之后,还能做什么。做投资人就是“?#28909;?#24050;经吸了大麻,就再也不愿意抽雪?#36873;!?/p>


          如果跳出VC圈子,回到传统行业,“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做好那一摊事,我对自己不?#31169;狻!?/p>


          在他眼中,论踏踏实实去做事,投资人远不如创业者,“他们大多数是嘴炮。”


          K先生虽然也投过几个?#20048;?#32763;了几十倍的项目,但他觉得做投资最大的成长来自清算项目,它可?#24895;?#21464;一个人对事物的?#29616;先生见过?#35789;?#22242;队内斗,见过苦熬的创业者在即将暴富时的疯狂,也见识了人性的贪婪。


          K先生说自己现在更务实了,他认为自己曾经是个心气很高的人,曾经?#19981;?#24819;做些改变世界的事,但现在不会了。


          他把自己比作《?#35805;职智畎职幀?#36825;本书里的穷?#32844;鄭?#25105;承受能力不够强,偏保守。我从小的教育就是好好读书,进一所好大学,进一个好单位,我爸妈也是这样的工作,一辈子衣食无忧。”


          “我的家庭教育让我觉得,我不是一个做生意的料,事实上,我跟写代码的也没什么区别。”


          未来,他希望能做一个帮朋友管钱的人,“如果我真投了两家上市公司,然后我可以做一个一两亿的人民?#19968;?#37329;,投资还是自己能做到的事。”


          现在,他会看些科技项目的书、看人物传记,他?#19981;?#30475;好莱坞电影,最近在?#20174;?#24230;片《起跑线》,?#32423;?#20250;把自己看成电影里的人物。


          他想做钢铁侠,或者金刚狼。他觉得,这些形象造了一个白日梦。梦如果实现,自然最好;不能实现,就接受现实。


          这是投中网旗下偏见实验室的第 20 篇文章,也是“年轻投资人访谈计划”的第五篇。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偏见实验室(ID:ThePrejudice),作者:周玉梅。

          +1
          15
          说点什么
          香港六合彩108期
          <dl id="368vv"></dl>

              <div id="368vv"></div>
              <sup id="368vv"></sup>
              <dl id="368vv"><menu id="368vv"></menu></dl>

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368vv"></sup>

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368vv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368vv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368vv"></s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368vv"><menu id="368vv"></menu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368vv"></su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