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"368vv"></dl>

      <div id="368vv"></div>
      <sup id="368vv"></sup>
      <dl id="368vv"><menu id="368vv"></menu></dl>

        <sup id="368vv"></sup>

          • ?#34892;?#36190;赏!给好友秀一下吧

            内容棒,扫码分享给好友

          • 评论
          • 收藏
          • 点赞
            点赞

          生个孩子,我竟在ICU住了一个月

          生个孩子,我竟在ICU住了一个月

         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果壳(ID:Guokr42),作者:大羊羊,题图来自ezgoe.com


          2013年底,我29岁,怀孕七个半月,发现每天早?#31185;?#24202;时腿肿;在社区医院产检,发现血压高、尿蛋白++。


          大夫敏感地嗅到了危险的气息,严肃地和我谈话,让我别上班了,立即去准备生产的综合性三甲医院住院。


          从那一天起,住院、诊断、剖腹产、进ICU抢救,我的生活就像爬到最高处的过山车,轰隆隆地直冲下来。


          “你这病啊,可得花点钱才能治好了”


          怀孕初期我的血压是110/70,怀孕七个半月血压120/85,虽然还在正常范围内,但和自己比,已经开始升高。同时?#24515;?#34507;白,证明肾功能出了问题。如果病情继续发展,当胎儿的存在开始威胁我的健康,我也就不再能为胎儿提供保护。一个病重的母亲,保胎没有意义。终止妊娠是唯一的解决方法:取出活胎,?#30452;?#25250;救,各?#21830;?#21629;。为了给这种情况做准备,刚住进产科时,要打一种促进胎肺成熟的针,这也是产科一种以“疼”出名的药,而我扎了一屁股的针眼。


          几天后,病情继续恶化,24小时尿蛋白定量已经超过9,而正常值应该是0~0.15。因为血压高、肾不好,其他并发症接踵而至:少尿、血小板低、流鼻血、牙龈出血。从嘻嘻哈哈住进产科,到全身水?#20303;?#24971;气,不过是一周的?#38534;?#27963;了三十年连感冒都不得,忽然一下子血压、肝脏、肾脏全部告急。又过了一周,主管医生中午给加了一台手术,紧急剖腹产。


          图丨Pxhere


          在手术室里,麻醉师一边等麻醉生效,一边自言自语:“你这病啊,可得花点钱才能治好了。”当时我昏沉沉,完全不理解是什么意思。


          女儿出生?#27492;?#20837;NICU(新生儿重症监护室)进行观察及护理。事后看到手术记录中有这么一句:“以LOA位娩出一活女婴,清理呼吸道,自主啼哭。”女儿出生时三斤一两,一心来做人,现代医学成全了她。新生儿评分9,满分应为10分。少给1分,亲爱的宝宝,那是怕你骄傲。


          “ICU有死人的,你别看”


          原本作为?#29616;?#22922;高症、先兆子痫观察治疗,剖腹产后,我的血压却没有如期下降,病情继续向着最凶险的方向发展。


          无法进?#24120;?#26080;法?#20154;?#20840;身肿胀,肚子比怀孕时还大,连续打了四针“速尿”也尿不出来。血压高导致眼底水肿,眼前漂浮着三个美瞳一样的黑斑,睁开眼在,闭上眼还在。更要命的是,开?#24049;?#21560;困难,大概就是胸口碎大石的感觉。


          产科与ICU连夜会诊,找家属谈话,?#25165;?#25105;进三衰科ICU。三衰指的是“心力衰竭、肾功能衰竭、呼吸衰竭?#20445;?#21508;种病症的终末期病人,都离不开这几项。


          谈话的内容大概是:这个病很凶险,发展很迅速,治愈?#25163;?#26377;10%,治愈的10%中有一部分会转成尿?#23616;ⅲ?#38656;要终生透析治疗;现在她这个病是急性的,又是我们医院产科来的病人,我?#33108;?#23613;力。


          大夫说:别担心,在ICU也就待二十来天一个月,再治不好,也就不是这个病了。


          大夫说:别担心,现在透析能走医保了,一年自己花6万。


          大夫说:别担心,ICU的药和设?#20184;?#26159;最好的,一会给她打一针ICU的利尿针,这个药劲儿大,一针顶四针;万一?#34892;?#20102;,尿出来了,就不用进ICU了。


          凌晨,爱人?#34892;?#25105;,含着眼泪说:


          “宝啊,大夫让咱们进ICU了,ICU的大夫可好了,咱们一起努力治病。就是不能陪护,我怕你自己在里面害?#38534;CU里随时有抢救的,有死人的,你别看,给你买眼罩和耳塞。"


          “?#22791;?#20799;你放心,咱孩子在新生儿病房,你在ICU,我哪儿也不去,我不回家,我天天在医院里陪着你们。"


          “宝啊,钱的事你别管,咱还有房子呢。就算卖100万,你50万,孩子50万,我就不信救不回来。天津治不了,咱去?#26412;┲危?#21435;上海治。?#26032;?#25165;叫家,咱们一家三口,在哪儿都是一个家。”


          絮絮叨叨,说到天亮,我的呼吸困难再次加重,在氧气充足的病房,体会到了活埋的滋味,分秒难捱地等着ICU来?#21360;?#33050;蹬着床栏掀掉了一片趾甲,都没觉出疼来。当时只想,这辈子竟然是憋死的,真是太冤了。


          “是在这哭吗?”


          ICU,即重症监护病房。所有的ICU都一样,不许用手机,不许家属陪护,每天30分钟探视,每次只许两名家属进入。


          爱人含泪签了无数张同意书?#21644;?#24847;治疗,知晓治疗风险,同意做单肢双枪和下肢深静脉,同意紧急抢救中切开气管不通知家属;而且经常是这边给我签完字,转身去楼上给NICU的宝宝签字?#21644;?#24847;进行胸穿,同意做脑CT,知晓麻醉风险。宝宝三个月前做了六次全麻。


          我?#33268;?#23436;全懵了,满脸写着“是在这哭吗?”在我治疗期间,我爸(吓得)做了第二个心血管支架,没敢告诉我。


          进入ICU,产科的蓝色腕带摘掉了,换成看起来就病得比?#29616;?#30340;红色,写着“急性肾功能不全?#34180;?#32463;过会诊,最终确诊为“重度子痫产后HELLP溶血尿毒综?#38505;鰲薄?/p>


          就这样,剖腹产手术三天后,由于病情加重危及生命,我住进了ICU。


          肚子里有一个八公分深的水桶,能不憋气么?


          ICU的每一间病房,都是一间独立的抢救室,病人躺在屋子中央,左后方架子上是心脏监护仪,连出好几条线贴在前胸,随时监测心跳呼吸,心脏不好了会哔哔响。脚下方有一张带轮子的窄桌,桌面贴着血糖和尿的记录单,实习护士负责记录血糖,护工负责记录尿量。病房的角落里有一个小柜子,上边一排钩子挂着每天要输的?#28023;?#26588;子里是消毒用具、棉签、空针、?#24202;肌?#19968;次性尿布垫。


          每个护士负责三个病人,因为没有家属陪护,所以工作量很大,绝对是体力活加技术活。


          进ICU的第一天,做了床旁B超查胸水?#36879;?#27700;,床旁X光查肺。做了胸穿,在背后用小针打麻药然后再扎进去,本来是想引流的,不知为什么没有水出来。医生征求我的意见,要不要再穿一?#21361;?#21578;诉我胸穿属于有创治疗,穿多了容?#33258;?#25104;气胸。我当时虽然精神差,但神志清醒,果断选择不再做胸穿。后来知道,女儿在新生儿观察室,由于早产肺部发育不良、肺壁薄厚不均且?#34892;?#27668;泡,也做了胸穿,把气泡挑破。


          胸穿之后,做了“单肢双枪”和“下肢深静脉?#34180;?#22312;?#25945;?#22823;腿根内侧切开血管,包括动脉,然后连接塑料管,作为人工血管。做完之后很威风,左腿一杆枪,右腿两杆枪。入ICU病房一周后,觉得习惯了,第一次给妈妈和爱人看,把他们吓得不轻。据说大腿根部一片黑紫的皮下淤血。


          住进ICU的第一夜,晚上9点我再次感觉呼吸困?#36873;?#24403;时对病房环境不熟悉,看着病房外护士忙忙碌?#25285;?#20063;不好意思?#23567;?#24525;到真的觉得忍不过这一夜,才叫来护士,护士又叫来大夫。因为当天下午已经埋好了人工血管,所以立刻推来仪器做血液过滤。


          机器一开,就是10个小时。机器就是我的肾,替我过?#25628;?#28082;中的不良成分,替我排尿。


          深夜里,我说大夫,我喘不过气来,憋气,难受。


          大夫说,忍一忍吧,你来的时候有八公?#25351;?#27700;,左右?#21355;?#36824;各有六公?#20013;?#27700;,不可能一下就好。这八公分的腹水,不是平面的,?#21069;?#20844;分的深?#21462;?#31561;于你肚子里有一个八公分深的水桶,你想想得多少水,你能不憋气么?现在做上血滤了,血滤机一小时从你身体里滤出400毫升废水,等于你排了400毫升尿。你这个情况,至少要出1000毫升水,你才会觉得舒服一点。


          大夫说,忍一忍吧,这是个过程。


          我仰面躺着,腿不能有大动作,大腿根插着塑料管,塑料管连着大腿内侧筷子头粗细的大动脉。机器一响,护士过来摘下一个A4纸大小的、一看就很结实的透明塑料袋,里面是一整袋半透明的黄水,400毫升,这就是从血里过滤出来的废水。


          第一次血液过滤之后,我又能苟延?#20889;?#20102;。


          每天一次休克前兆


          连续三天血液过滤之后,胸水?#36879;?#27700;明显减少,人也舒服多了。接下来每天做血浆?#27809;弧?#22823;夫说,只要抽血检查还有破碎红细胞,就要继续?#27809;弧?#21516;时用激素,催着肾快快回去干活,不要转成尿?#23616;ⅰ?/p>


          血液过滤?#21069;?#34880;液里不好的东西过滤出去,血浆?#27809;皇前?#19981;好的拿出去,给续上好的。用微波炉那么小的机器,连管子接在腿上,用长得和净水器滤?#38745;?#19981;多的滤芯,接在机器上,先把我血里不好的血浆分离出来扔了,然后输进新的血浆。


          每袋血浆200毫升,大概需要300毫升全血才能分离得到。那段时间,我每天需要2000毫升血浆。像猪油一样,一袋一袋码在脚边的小桌上,看着就有安全?#23567;?/p>


          血浆丨theatlantic.com


          血浆?#27809;?#20202;每?#25105;?#20808;?#27809;?#20986;2000毫升不好的血浆,其中含有大?#31185;?#30862;红细胞。整个过程大?#23478;?#20004;小时。每次做到1600毫升左右开始有?#20174;Γ?#22240;为血容量不够,所以血压下降、心跳加快、大汗淋漓、呼吸急促、浑身冰凉,然后呕吐,一连串?#20174;Γ?#19968;浪高过一浪。


          这个?#20174;Γ?#23601;是休克前兆,虽然不疼,但?#25250;?#38590;受了。需要护士时刻观察,及时输血浆。


          输血液制品对血管要求比较高。当时,我每天?#31995;?#19968;枚留置针,每天数着血管用。这血管啊,可真不富裕。有时候3毫升血都抽不出来,血管全扁了,?#25945;?#33011;膊斑斑点点,全是淤青,连手指头都扎过了。每天最少抽两次血,固定有一次在凌晨4点,每次睡得迷?#38498;?#31946;开灯点名抽血,非常难?#23613;?/p>


          你见过凌晨4点的医院吗?我见过,医护人员见过,病房门口的那缸热带鱼也见过。


          在ICU,我的血压总?#33108;?#22312;130/100,推出去做个B超,回来血压就一百八。心跳偏慢,睡着了心跳40。好几?#25105;?#37324;,护士过来问我:“你难受吗?有感觉吗?”我心里明白,但是觉得困,总?#25250;В?#19981;愿意睁开眼睛。


         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,落下个毛病,抽血捂眼睛,自己捂着。直到现在还这样。


          在ICU共做了3次血液过滤,13次血浆?#27809;弧?#22823;夫说,要不是B型血,根本没?#24515;?#20040;多血可以给我用。?#34892;?#29486;血的人,?#34892;?#29486;过血的人,你们的善举,救了我这样的血液病人。


          压在热腾腾的大便上是什么体验


          在ICU住到四五天的时候,病情稍?#35874;?#35299;。大夫说,可以吃点东西了,开出的食?#36164;牵?#26080;糖藕粉,免糖奶。不是兔奶糖,是免糖奶,就是超市里买的?#20982;?#29275;奶。


          在ICU的第一顿饭是热牛奶,护士把牛奶纸盒放在我手里,温柔地说:?#26696;?#33021;吃东西,别吃太多,喝50毫升吧。”


          禁食禁水多日,?#20154;?#37117;是甜的,何况是牛奶。我叼住吸管,感受热牛奶在口腔里打转,舍不得咽下去,又有点战战兢兢。好多天?#24576;?#19996;西了,不太习惯。感受牛奶慢慢经过喉咙,流进胃里,胃是疼的。在我的想象中,胃因为好多天没有东西可磨,已经皱成一团。


          从那?#38498;螅?#19968;盒250毫升的牛奶可以当三餐,早餐50毫升,午餐晚?#36879;?00毫升。藕粉是夜宵。有时做治疗不能动,护士就用小勺慢慢喂我,我就跟没出息的锦鲤一样张着嘴等,眼神热切期盼。


          吃了几天藕粉牛奶,就能大便了。因为大腿根有枪,所以腿也不能弯曲得太厉害。几天之后,我就能熟练地大便还不沾到床上和腿上了。护士像?#23637;?#23156;儿一样给我?#30103;?#32929;。


          有一次正在做血浆?#27809;唬?#38590;受得就像身子被当成毛巾大力拧,感觉内脏都搅成一团。本想等治疗结束再大便,结果肚子一拧,就拉了。于是尴尬地一边和护士聊天一边拉,“护士,我大便了怎么办呀??#34180;?#27809;关系,你拉吧,腿尽量别动就行。”


          治疗结束,我说护士你戴好口罩吧,我刚大便了特别臭。负责治疗的护士掀开被子,叫来我的主管护士,说“你先给她收拾了吧,要不我也没法拧管子?#20581;薄?#19979;半身压在自己刚拉的热腾腾的大便上,还要认真回答医生的询问,这真是人生绝无仅有的体验。


          因为身体里有水排不出去,所以下身水肿,像两根热狗肠,整个人破破?#32654;謾?#25252;士每天给我用棉球?#26009;矗?#28982;后湿敷硫酸镁消肿,还经常鼓励我:


          “你这是要出去的节奏?#30149;!?/p>


          “每次我下班就觉得再上班时你应该出院了,结果下次上班你还在?#20581;!?/p>


          “那年来个心衰的产妇,来时都不行了,结果也治好了走的,放心吧。”


          “不舒服我帮你喊大夫,都在医院了,不舒服别忍着。”


          病人住院时,总能看到护?#30475;?#21254;忙忙小跑着干活,有时也抱怨护士态度不好,讲不明?#20303;?#21448;有几个人能看到她们凌晨一点下班,自己开车回家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


          “赛黄金”的初乳,洗洗倒了


          我这个月子,是在ICU坐的。当然,比最贵的月子中心还贵。


          有一天,躺着躺着,无聊地想东想西,隐?#23395;?#24471;胸涨。伸手摸摸,有点?#30149;?#23601;跟来例假之前那个感觉一样。护士看了看,说,不会是?#24515;?#20102;吧?


          怀孕时看了好多母乳喂养的书,担心这个奶不挤出来会发烧,同时也天真地以为,现在准备好,等出院可以母乳喂养。?#35874;?#22763;打电话,请家人帮我买吸奶器。很快,一盒手动吸奶器送来。请护士把床摇成半躺,自己揉揉捏捏,用力推胸里面的硬块。?#39277;?#20102;半天,吸出一个瓶子底的奶。?#19968;?#30333;白的,闻一?#29275;心?#33125;味。


          护士说手动吸奶器力量不够,家属又买了电动吸奶器。开奶之后第一次就吸出了50毫升,这就是传说中赛黄金的初乳,也就洗洗倒了。


          第三天查房,我汇报了?#24515;?#30340;事,然后可怜兮兮地问:“大夫,我能喂奶么?”大夫非常温柔,告诉我现在身体虚弱,而且用药量太大,不能喂奶。“奶粉钱就得多花一点?#30149;!?#22823;夫说。


          吃了三天回奶的药,不涨不疼不发烧。这件事,就这么过去了。直到现在,每次看到宣传母乳的?#26376;郟?#25105;还是很难过,觉得对不起宝宝,?#38498;?#20063;没机会?#38057;ァ?/p>


          一个一个夜,回忆人生,不敢太快


          治疗中期,因为血色素?#20013;?#20559;低,通知要做骨穿。


          没有家属陪护的夜里,我死蛇?#26126;?#19968;样瘫在气垫子床上,吭哧吭哧地小声哭。怕,怕死了,是真的害怕,怕疼,又怕不能出院。但是最怕的,是横生枝节再查出什么别的病来。自己的一辈子结束了,父母的晚年耽误了,爱人的一辈子也被牵扯进去了。


          那段时间,爱人接到亲戚朋友的电话,最多人问:你?#22791;?#30149;好点了吗?在ICU治疗有痛苦吗?他的回答是:别提受罪,罪受大发了,我也不愿意想,咱就说病吧。


          我担心我的爱人再也不能过一个平凡男人的一生。如果我死了,他必定独自拉扯女儿长大,敬养父母。又不是特别有钱,没?#20449;?#20154;愿意再嫁给他,?#23637;?#20182;。他将一辈子为女儿活,把自己的幸福放在一个不重要的角落。慢慢熬三十年,等女儿长大嫁人,他就认命地变成一个孤零零的老头子,等待着不知?#40840;?#30340;来世。就这么胡思乱想着,我在病房里,慢慢地睡着了。


          第二天来了一个非常利落开朗的女医生做骨穿。她?#24471;?#20107;,一点也不疼,这都是门诊手术,门诊病人做完骨穿自己能走回家的。边说边夸夸地就把病床摇成合适的角?#21462;?#22905;让我躺平,一边和我聊孩子的事,帮我分散注意力,一边小?#21018;?#20174;胯骨突出的地方刺进去打麻药。感觉咯吱咯吱磨了几下,就结束了。前后5分钟不到,胯骨上贴一个小小的?#24202;及?#20960;天后拆掉?#24202;及?#21482;剩下一个红点。


          骨髓穿刺针丨fuufuushu.com


          不考虑病痛,ICU适合修禅。没人打?#29275;?#27809;有手机电脑和书,连眼镜都不戴。当外物全?#35805;?#22842;,真正重要的东西才显现出来。一个一个夜,我就顶着一肚子腹水,四仰八叉躺在病床上,慢慢回忆人生。还不?#19968;?#24518;得太快,我还不到三十岁,想太快,很容易就想完了。


          有钱有什么了不起,有命才了不起


          先前,肾内科主?#21619;?#25105;家人说:多花点钱,你们家属也解解心疼。这个话大概就和“想吃什么就吃点什么”是一个意思了。当时估计治好了也是尿?#23616;ⅲ?#27809;想到肾功能?#25351;?#37027;么快。


          在ICU病房住了17天,在ICU过渡病房?#27490;?#23519;了17天,我病情稳定,逐渐好转,哪里也不疼了。带着8种口服药成功出院,回娘家养病。女儿先我一步,由爷爷奶奶接出院精心?#23637;恕?#25105;家和爱人家为了支付我和孩子的医药费四处筹钱要血,各欠了十余万的外债。大?#19968;?#26159;潇洒得很,不就是钱嘛,有钱有什么了不起,有命才了不起。千金难买运气好。


          我在ICU住院期间,躺在病房上破破?#32654;茫?#20687;一块旧抹布。?#35789;?#26159;那样,?#31455;?#20102;第一夜,也从未觉得自己会死。出院后,激素使我向心性肥胖、背如水牛、面如满月、?#25104;?#22810;毛。回到家洗第一个?#20154;?#28577;,用修眉刀?#35759;?#22836;的汗毛刮掉,生生刮出一个脑?#29228;礎?#21038;得不好,就像?#26700;?#40736;。


          出院后,很长时间又圆又丑,但是内心充满雀跃和骄傲,对新生活充满向往。我活下来了,我多厉害,我是自己的传奇!所以外出散步时还会一扭一扭地挤到路边,非要和花坛里的迎春花合?#21834;?/p>


          女儿基本健康,像普通小孩一样享受全家六口人无尽的?#33108;ぁ?#22905;也每天嘻嘻嘻地过日子,对这个世界基本满意。五年后的今天,她长得越来越有人样,活泼、温和、任性、爱吃巧克力、爱听故事,是个很普通的小孩。因为现代医学昌明,因为有很多爱的滋养,所以才有机会如此普通地长大。


          人生没有剧本,生活仍在继续


          由于急症治疗期间大量使用激素,2016年底,我确诊双股骨头坏死。


          2017年4月偶然发现骨肿瘤,6月做了骨肿瘤切除手术,骨肿瘤与激素无因果关系。良性肿瘤,术后?#25351;?#33391;好。2019年,股骨头坏死发展到III期,每天疼痛。预计3月进行股骨?#20998;没?#26415;。


          前几天和家人谈话,大意是我们日子还要过下去,我?#33108;?#20250;越来越好。病不是人选的,得了病,要治病,肉体上必然要受罪。这个疼,这个难受,我有心理准备,我能接受,让病痛如流水一样流淌过我的身体。我还能在肉体痛苦的间隙找到生活的趣味,磨炼自身的斗志。如果病一场都不能让人在精神上有所强韧,这个肉体的苦,就?#36164;?#20102;。这大概就是这五年来疾病赋予我的,好的东西。


         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果壳(ID:Guokr42),作者:大羊羊,编辑:odette,审核:飞刀断雨(妇产科医生)。本文来自果壳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。如?#34892;?#35201;请联系[email protected]

          +1
          68

          别打CALL,打钱

          完成

          最多15字哦

          3人已赞赏

          说点什么
          香港六合彩108期
          <dl id="368vv"></dl>

              <div id="368vv"></div>
              <sup id="368vv"></sup>
              <dl id="368vv"><menu id="368vv"></menu></dl>

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368vv"></sup>

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368vv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368vv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368vv"></s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368vv"><menu id="368vv"></menu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368vv"></su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斯图加特一日游攻略 骑士vs凯尔特人 上海上港对悉尼fc历史战绩 王者荣耀免费游戏安装 幸运龙宝贝APP 快乐扑克3开奖走势图 3月10日弗洛西对都灵比赛结果 斯特拉斯堡vs里尔 巴黎圣日耳曼中文官网 云南时时彩开奖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