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"368vv"></dl>

      <div id="368vv"></div>
      <sup id="368vv"></sup>
      <dl id="368vv"><menu id="368vv"></menu></dl>

        <sup id="368vv"></sup>

          腾讯想做个好人
          原创2019-06-25 07:08

          腾讯想做个好人

          作者丨天使不投资人

          头图丨视觉中国


          2019,腾讯提出新的愿景与使命:科技向善。此前,腾讯的愿景是“最受尊敬的互联网企业?#20445;?#20351;命则是“通过互联网服务提升人类生活品质”。而去年架构调整后提出的“提升品质?#38381;?#20010;使命,仅半年就悲剧地被“替换”掉了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在95后、00后心目中,腾讯这家公司的形象,恐怕与80后、90后不大一样。有没有过“一边充值一边骂腾讯”的经历,对这家公司的认知会迥然不同。毕竟,曾经的QQ是个自带彩虹宝钻,点亮面板图标能骗学生半年零花钱的鬼畜产品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因此,“科技向善”并非谷歌早年“Don't be evil”的翻版。谷歌提出“不作恶”的背景,是销售人员与研发人员的冲突,或可能的冲突;作为一家技术主导的企业,谷歌态?#35748;?#26126;地站在?#25628;?#21457;一边,表示不会为了赚钱而作恶——谷歌近年表现出在美国科技企业中尤其突出的亲政府立场后,也就不再提这茬儿了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而腾讯早年一直以产品为主导,其产品充值广度即便放在今天也堪称奇迹,此时强调“不稀罕钱?#20445;?#24656;怕不太可信。腾讯的科技向善,是且只能是商业的、发展的——即便科技向善的英文是“Tech for Social Good”。


          一个愿景,怎么这么拧巴,这么扭扭捏捏?


          科技向善的意涵,在腾讯研究院,腾讯几位高管的?#19981;?#21450;各?#32439;?#23186;体的发挥中,普遍与商业关系不大,令人无?#23567;?#36825;些解释集中于两个层面: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1. 慈善。这是吃?#20808;?#20247;、包括多数互联网从业者看到“科技向善”的第一?#20174;Α?#26377;些人理解为与商业无关的、?#30475;?#30340;慈善活动,有些人理解为腾讯近年的“投资不控股”(这在?#30340;?#36319;做慈善没太大区别)策略。但无论如何,说?#20040;?#21892;引领公司,恐怕腾讯得真的“没有梦想”了才会这么做。


          2. 自省。这是腾讯研究院及各位高管的较为官方的解释。大意是说,科技在改善生活时也带来了原来没有的麻烦,比如信息过载、网络谣言、网络暴力、网络犯罪、数据安全、大数据杀熟、AI逼人失业?#21462;?#35753;科技解决自身的问题,而非解决人类社会原有的问题(与“慈善”的核心区别),才是“向善”的重点。但腾讯集团PR?#24418;?#20570;出更详细的释义,现阶段主要放任自媒体涂抹。


          腾讯内部提出“科技向善”的概念,始于2017年。真正首次公开则已是2018年1月20日腾讯研究院的活动上(?#20040;?#27963;动主题为“科技向善:过载/Overload?#20445;?/span>,腾讯公司前CTO张志东发表?#19981;啊?#32780;“科技向善”大规模曝光,已经是2019年1月11日,腾讯研究院“科技向善”的第二?#25991;?#20250;(科技向善?#26680;?#26032;/Relaunch)了,彼时腾讯SVP郭凯天发表?#19981;埃?#27492;前不久,张小龙也公开表示“善良比聪明更重要”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马化腾曾亲笔写过同名文章《科技向善》,发表在《经济学人》特刊《The World in 2019》上,但当时Pony对“科技向善”的解释较为保守,仅涉及慈善层面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真正的“官宣”要到2019年5月4日,马化腾在朋友圈借一条无关紧要的新闻以“新远景与使命”的口吻,首次认可?#25628;?#31350;院的努力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但“科技向善?#38381;?#30340;“官宣”了吗?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其实数位高管对向善内核的解释不尽相同,甚?#20102;?#30528;时间推?#21697;?#29983;过不少变化(从慈善到自省)。腾讯研究院的地位在腾讯内部相对非核心,绝不可能代表腾讯。至于正规的、完整的解释,腾讯集团PR从未给出过——甚?#20142;?#23448;网都懒得改: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你可以亲自登录腾讯官网查看,相信你也不会认为这是腾讯的工作疏漏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一个愿景的提出,前后花了一年半,?#24515;?#20040;复杂吗?已经找了那么多自媒体写稿,PR还是不会梳理吗?Pony和Tony在腾讯一言九鼎,这二位的发言都无法给个准信儿,“科技向善”又能成多么宏大的命题?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首先,科技能不能是善的?当然不能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“技术不好也不坏,也不是中性的?#20445;?#31185;技六大定律中开宗明义的首条,科技的立场由环境和使用者所决定——我们常用核武器来佐证。当前大环境下,科技本身就引发了各种各样的“新恶?#20445;?#31185;技巨头身为垄断者,就如被贫民唾骂的华尔街一样,成为新?#22836;?#32618;受害者、网络“?#40092;?#20154;”及“数字难民”憎恨的目标。向善之举,有助于科技公司摆脱这一困?#22330;?/p>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但是,科技本身没那么复杂,“善”则没那么简单。腾讯不是一家鸡血型公司,企业文化一直主张客观中立,可不想背个“我来定义善”的大锅。因此,腾讯的善,必须?#19994;?#19968;个在人类社会中较为客观的落脚点,成为一种公认的“善”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或者说,正义。


          “向善”的社会逻辑:请把纠纷留给科技


          科技向善从一开始就有强烈的GR倾向。6月12日,《学习时报》发表文章《科技向善应成为数字社会的共同准则》,作者司晓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作者司晓是位法学博士,如假包换的腾讯研究院院长,通称Jason。年初我与Jason就“科技向善”的话题进行交流时,还特意?#20351;?#31185;技向善”与传统的“CSR”(企业社会责任)有何区别。而就他在《学习时报》上发表的文章来看,Jason已经不再刻意区分科技向善与CSR的区别,而将其视作CSR的一部分: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科技向善既可以看作是科技公司义不容辞的社会责任,也是未来新的机会与优势。毕竟在面对数字社会带来的种种挑战时,只?#24515;?#20123;积极主动寻找创新性解决方案、?#32454;?#24682;守为?#27809;?#21019;造价值的公司,才能在下一?#24535;?#20105;中获得更大的优势与长远发展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Jason的法学背景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“科技向善”的起点。?#23548;?#19978;,Jason任主编的《腾讯研究院未来译丛》系列书籍中,有一?#20037;?#20026;《数字正义》(作者:[美]伊森·凯什,[以色列]奥?#21462;?#25289;比诺维奇·艾尼)的书,?#24425;?#20102;和?#40092;?#24341;文接近的部分观点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这些观念令我想起在科技领域已经屡次发生的事情:纠纷不是科技公司带来的,但能够主动解决纠纷的科技公司,将率先取得优势(需要?#24471;?#30340;是,下文部分观点借鉴了《数字正义》)


          虽然无奈,数?#36136;?#30028;?#31449;?#25104;了“法外之地”


          年轻网民可能不敢相信,电商平台成立之初是没有?#22836;?#30340;。1992年以前,网上商业活动属于违法?#24418;?#22823;多数网络活动是政务和学术交流。当然彼时网民也很少——早期互联网以美国国家计划命名为“阿帕网”ARPAnet,而阿帕网在1990年才退出历史舞台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总之,商业解禁后,电商?#20146;鎒Bay于1995年成立,直到1996年它真的只是一个“平台?#20445;?#20080;家卖家在上面发生了什么冲突,任由他们自己去打,无论eBay还是?#27809;В?#37117;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对。当时网民的观念近似于:你在商场买到假货会去找物业吗?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但不到一年,eBay就意识到,如果没人帮忙解决纠纷,电商就不比线下好到哪儿去。于是,eBay就雇佣了一个(没错,就一个)员工专门处理所有纠纷,在规模扩大后才开始建立自己的?#22836;?#20013;心,而这也帮助eBay从一个初生牛犊成长为商?#24471;?#26143;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今天的电商不会走这条弯路了,?#23548;?#19978;他们的解决方式?#20960;?#31934;明:亚马逊会根据?#27809;?#26159;否Prime会员、是否亚马?#28902;?#23458;、是否不常退款、该订单是否不太贵来智能判断能否一键退货、换货,连?#22836;?#37117;省了;至于阿里巴巴,有统计表明99%以上的冲突无需阿里?#22836;?#20171;入——买卖双方都担心自己在阿里平台的好评度,或说信誉等级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电商只是一个“科技解决科技纠纷”的缩影。今日社会,我们绝大多数的冲突存在复数的、多层次的解决方法:一些纠纷可以在?#31508;?#20154;间达成谅解,不能解决的则由小?#27573;?#20869;的第三方帮忙调解,闹大了的会进入媒体视野给个“公论?#20445;?#20105;议巨大的会进入诉讼程序,多数民诉等不到开庭就会庭外和解,而需要检方提起公诉的纠纷更是少之又少……


          尤其在数字领域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试想,在使用科技产品时,你有没有遇到过bug,或者隐私被泄露、身份被出卖,或者数据错误、数据丢失?这些问题有没有导致你遭受过经济损失?你会因为遇到bug状告软件公司吗?在网上受到骚?#29275;?#20320;会像在街上受到骚扰般报警吗?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很显然一般人不会这么较真儿。但即便你真就较真儿了,?#19981;?#36935;到层层阻碍?#20309;?#20204;先不?#30340;?#20123;横亘在弱势群体——低收入者、单亲家庭、残疾人、农业户口——面前的天然阻碍,即便对于普通人,法?#33322;?#26500;森?#31232;?#27861;律知识复杂、诉讼?#26432;?#39640;昂都?#21069;?#25105;们挡在“正义”外的一道道墙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糟糕的是,科学技术成了另一道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我们在此无意探讨彭林诉华为一案谁对谁错,但从近期热传的那个视?#25285;?#25105;们可以看出“普通人对抗大公司”有多少难关:自己取证没有法?#23578;?#21147;,专?#23548;?#27979;机构不做个人业务,公证处嫌麻烦不敢接活儿……老回在视频中慨叹:?#22885;?#28857;油,买点粮,买点豆腐,?#23478;?#25104;为专家。”但?#21482;?#21644;软件又何止粮油这么简单!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诞生于中世纪、?#23578;?#20110;近代的法院,一直是社会“正义”的代表,但科技社会中,绝大多数纠纷不可能、也不该一股脑推给法院。司法系统不可能把有限的时间和精力投入无限的纠纷解决和?#38376;?#20013;:任何有效率的司法系?#24120;换?#24076;望将案件减少到最?#36864;?#24179;,让法院只处理有必要处理的纠纷,避免靡费公帑——刘强东不被提起公诉,克里斯滕森敢一边?#29575;?#26432;害章莹?#27605;?#33410;一边拒绝认罪,都是出于这一逻辑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而在愈发复杂的社会中,法院能触及的平民也就越来越少。另一方面,各学科本身的高墙就在“拒绝”(哪怕不是主观的)司法,又怎么能要求司法全面而积极的刺探、深入和接管呢?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因此社会各界需要形成自己的纠纷解决机制,而科技公司无疑是其中重要的?#25442;貳?#31185;技公司们所做的,就要像上文电商案例一样——将麻烦留在域内。


          解铃还须系铃人


          数字时代的纠纷就像工业时代的污染:工业发展本身带来?#21496;?#22823;好处,因此那些污染的“小问题?#20445;?#22312;积累多年后才被重视。与污染不同的是,数字时代还没开?#32423;?#23569;年,麻烦便已间不容发。


          互联网给当代社会带来的问题,一点儿都不弱于工业时代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一方面,和工业污染?#27573;?#26377;限不同,互联网与科技简直“无处不在”。线上与线下的界限日趋模糊,物联网融入生活后,交通、医疗、市政、安全等等诸多领域,都有科技公司的身影。而科技产品本身引发的问题也越来越多,有统计称,仅在20世纪90年代末,美国医疗软件的错误就导致了数百起死亡;而早在2002年,美国国家标?#25216;?#26415;研究所便表示:软件错误每年造成595亿美元经济损失,且该数字将毫无疑问地不断增长——再次强调,2002年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而另一面,由于信息技术发展迅速——在政府看来简直快过头了,科技领域无论生产资料(尤其?#27809;?#21644;数据)还是知识,都被大公司垄断,政府在这方面的积累非常少。因此,一旦数字领域的纠纷交给传统方式解决,就总会出现令人啼笑皆非的场景:快播王欣和FB小扎都被检方或官员质?#20351;?#37027;你能背下代码吗?#38381;?#26679;的愚蠢问题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只是?#20013;?#35805;?#22815;?#22909;,更糟的是,政府介入往往会引发对企业、对?#27809;?#22570;称灾难的后果?#22909;?#22269;政府对华为一系列神操作近在眼前;谷歌和FB因为隐私和数据安全问题饱受质疑,结果欧盟赶鸭子上架了令人抱头喊no的GDPR(见《人间不配互联网》,美国更狠了,直接考虑?#23433;?#20998;科技巨头”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回到腾讯自己,其游戏业务受到重挫,背景是什么?政府吼了这么多年防沉迷,未成年过载解决了吗?为什么一部分成年人在喊“管管游戏,?#26579;群?#23376;?#20445;?#21478;一部分喊的却是“管管孩子,?#26579;?#28216;戏?#20445;?/p>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匹夫无罪,怀璧其罪。造谣、威胁、污言秽语的是网民而非社交网络,制假售假的是商家而非电商平台,搞错数据的是记录者而非传播者,这些事情在线下都拎得清,但一到线上就完全变?#25628;?#23376;:互联网企业之善,正是互联网企业之恶:边际?#26432;?#20302;、可复制的互联网模式,意味着其错漏同样容易传播和增长。孤立的错误一旦进入数字领域便不再孤立;在危害个人之余,更会借着规模扩大而干扰研究、分析和决策,从而影响国家和社会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这不意味着科技公司就是倒霉蛋,?#23548;?#19978;他?#19988;?#32463;从这个时代获得了太多:财务上是爆炸的市值和收入,文化上是时代宠儿、社会焦点,政治上更是经天纬地、遥控人心——不然FB和Twitter也就不会陷入政治指控了,别忘了连续两位美国总统的胜选都与社交网络脱不了干系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?#24444;?#20204;获得权利,他们应尽义务。法谚云:无救济则无权利。如果用罗尔斯《正义论》的观点来概括,身为数字时代“自然贵族”的科技公司,有必要为了社会福祉付出牺牲,“同意放弃那些不能有助于每个人的期望的利益”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腾讯并不是唯一的先知先觉者。电商平台珠玉在前,其他“垄断者”们多少也有了动作。Steam曾被诟病缺乏差?#26469;?#29702;手段,无法解决开发者与玩家的纠纷,后上线了评论筛选机制;各种App面临法律滞后,纷纷在?#27809;?#27880;册时摆出30000字?#27809;?#21327;议,有啥事儿咱关起门讲?#22351;?#23376;竞技游戏的外挂和人渣影响游戏体验,于是普遍推行?#21496;?#25253;和小黑屋,恩怨留在游戏内;维基百科常有立场不同的编辑冲突,便上线了复杂的编辑规范和自检、纠错机制,让算法代替人维?#31181;?#24207;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自我开展以“正义”为名的救济,让数字时代的正义触达弱势群体、触达更多人,是为了避免在科技问题上愈发普遍的“外行领导内?#23567;薄?#20035;至纠纷发生时的“外行裁决内?#23567;薄?#20855;体方法则是,在科技领域内部建立纠纷解决机制和裁决系?#24120;?#26500;建科技自己的善,和科技自己的正义,即: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Code is the law, code is the process. 法律代码化,(司法)程序代码化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自下而上的规则可?#20877;?#36234;自上而下的规则吗?如果前者?#32654;?#35268;范99.9%的纠纷,触及?#21496;?#22823;多数人群,将正义带给被卡夫卡小说《审?#23567;?#20013;的“守门人”挡在法?#22909;?#22806;的众多弱者,它就会比传统的“正义?#22791;?#21487;靠、更亲民。


          科技公司能补过吗?


          腾讯能否解决政府质疑它的所?#24418;?#39064;?没人敢打包?#20445;?#20294;我可?#24895;?#22823;家讲一个故事,关于多方争论未休的游戏防沉迷: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腾讯不是只有年轻人玩的五颜六色的手游,要注意QQ游戏大厅也有许多传统的棋牌游戏。AI时代兴起后,AlphaGO一炮而红,众多棋牌AI也纷纷注册玩家ID,?#27604;?#26827;牌平台“自我学习”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久而久之,有棋友发现,假如自己一时手热杀得兴起,便会在连胜几局后碰到一个强到不可理喻的对手,几秒之内自己就会被杀得片甲不留。不管挑战该对手多少次,也?#25442;?#23436;全毁灭自己的兴致,最终?#28508;?#19979;线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棋友群都在交流:那个XXX是不是AI?由于大家都是在大玩特玩、水平增长后遭遇AI,又总是在兴致最高点被AI无情处刑,有人开玩笑说:这AI莫非是腾讯的防沉迷手段?


          腾讯当然否认,我相信腾讯也不会应用如此不成熟且有争议的技术。但不可否认的是,AI做到了政府、社会、?#39029;?#21162;力多年都没做到的事:实力?#24052;耍?#35753;玩家不再沉迷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假如你相信科技的可能性,相信人类社会只要不断发展总能?#19994;?#32769;问题的解决方式,你就不会怀疑“科技正义”即“科技向善”的潜力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于是我?#19988;?#22238;答另一个问题:为什么要这么做呢,为什么要把重点放在建立ODR(在线纠纷解决机制)上,而非其它呢?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有一件事其实很让BAT受伤——往年说到科技巨头,大家口中都?#21069;?#37324;腾讯,怎么一到川?#25163;?#35009;,就变成华为了?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在当前经济周期下,单纯的互联网公司真的不太算盘儿菜,尤其那些跨国业务比较有限的。所以腾讯也把重点放在别的事务上了,也就是去年架构调整时同样由马化腾官宣的“产业互联网”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产业互联网,形式上是互联网向产业的?#30001;歟巴研?#21521;实?#20445;?#35828;白了产业是重点,互联网只是添头,不然就?#26377;?#21452;创”时的烂大街说辞“互联网+”了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互联网企业这些年都不太好过,倒不是针对具体的企业,而是搜索引擎、电商和游戏在中国的增长,本身?#23478;?#22823;幅放缓。而新的增长点也?#24418;?#21040;来,目前还没看到哪家大公司把未来堵在VR、AR、AI、区块链……这些新概念上,哪怕前几年或多或少火过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快速增长无望时,传统企业会说他们“优化结构”“提升效率”“改善逻辑”“修炼内功”……?#20540;?#20114;联网,这词儿就换成了“科技向善”。说白了,增长慢的最大原因就是人口红利消退、获客?#26432;?#26292;涨,这年头,谁能伺候好老?#27809;В?#35841;就不至于?#26696;?#22686;长?#20445;?#35841;?#24597;湃美嫌没?#22833;望,谁的流失?#27809;?#23601;是别人家的“增长”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因此,能战胜腾讯的只有另一个腾讯,能战胜谷歌的只有另一个谷歌。我们期待一个尊重“被遗忘权”的谷歌,期待隐私安全、不涉政的Facebook,也同样期待防沉迷措施有效的电子游戏——如果有一个腾讯能比今天的腾讯更好,那么即便没有新?#27809;?#21487;供争夺,新腾讯?#19981;?#33258;然胜出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互联网公司?#22885;?#29983;长的过程中,为?#27809;?#38138;下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条条高速公路。但如果回头审视这些条件极佳的基础设施,我们会发现那上面跑着特斯拉,跑着奔驰宝马,跑着面包车夏利?#25285;?#26102;不时有几辆自行车混进去,还有一些马车、驴车造成?#25628;现?#30340;拥堵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为今日之数字领域建立适合的交通规则,而非急于扩展新路的里程,才是各大巨头眼前最关键之事。

         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虎嗅立场。未经?#24066;?#19981;得转载,授权事宜请联系[email protected]

         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,都在虎嗅APP

          赞赏
         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

          支持一下 ??修改

          确定

         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...

          回顶部
          收藏
          评论46
          点赞64
          香港六合彩108期
          <dl id="368vv"></dl>

              <div id="368vv"></div>
              <sup id="368vv"></sup>
              <dl id="368vv"><menu id="368vv"></menu></dl>

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368vv"></sup>

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368vv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368vv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368vv"></s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368vv"><menu id="368vv"></menu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368vv"></su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巨款大冲击游戏 玉女心经送彩金 2019年狗狗币行情涨幅涨跃 百慕大三角3结局解析 热那亚教练 末日之丧尸来袭在线阅读 纽伦堡大审判观后感2000字 双色球官方的app下载 江西时时彩怎么玩 比特币软件挖矿收益